首页 >军事

行业论坛资产管理全面竞争时代

2019-06-09 09:22:21 | 来源: 军事

云南生物谷产业发展
云南生物谷科研创新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主持人杜斌:

今天非常荣幸和国内基金行业的重量级人物谈论资管的话题,关于资产管理的全面竞争时代,我们知道现在监管层从松绑的角度确实留出了很多空间,过去严防死守的区域现在放开了让你们干,但是放开之后很多人又有一些担心,就是如果放的太松太快会不会出问题,特别是金融危机还没过去,大家心有余悸。大家谈谈政策松绑的时机怎么样,是不是恰当?首先有请的田昆田总给我们谈谈。

田昆:

瑞雪兆丰年,北京下了一场大雪。借这个机会,整个基金行业进入产品的丰年,今年的几个创新产品的推出使行业规模得以增长,我觉得明年产品审批的放松会极大促进行业的发展。基金行业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个是牌照阶段;第二个是业绩冲刺阶段,在这个阶段里股票型的基金很多,哪个基金公司能够胜出;第三个阶段,等到去年、今年股市不太好,带来正收益的越来越少,固定收益越来越分,我们发现产品驱动时代已经到来,我们觉得刚刚开始,一大块的以固定收益为主,我们觉得对基金行业影响是深远的,另外一大块是在风控。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是服务驱动的阶段。

总之,有一句话,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全民资产配置的时代,而对于基金行业管理来说是一个全资产配置的时代。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不太成熟,我觉得放松正当时。

主持人杜斌:

正是放松的时候,这也是与时俱进,过去我们拼规模,现在拼产品、拼服务、拼差异化。同样的问题想请教一下邱总,这次政策的放松到底对于我们整个资管行业会带来哪些变化?

邱国鹭:

突出的变化是原来的各个业务条线比较清楚,竞争应该说更激烈了,牌照和行政壁垒慢慢放开了,作为基金公司来讲我们对于全方位的金融财富管理理念的转变,我觉得主要的是专注、专心、专业,因为你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但并不代表每件事情都要去做。至于说现在是不是的时点呢?现在市场处于相对的低位,如果在6000点的时候放开让大家去创新,其实有可能反而在2008年金融风暴中承担不起风险。

主持人杜斌:

很喜欢看邱总写的东西,经常看您写的,把市场处在熊市当中的众生心态看的非常穿、非常深刻,我非常喜欢。下面请殷总谈一谈,当时一听到政策放松了,这一块松绑了,您的感觉是兴奋还是压力还是担忧?

殷克胜:

我们听到放松的反应是很兴奋,因为基金业从这几年的发展来看跟、、资管、保险确实相对比较缓慢,过去基金行业是一个公众管理行业,它的资产是老百姓的,所以在发展初期受到严格的监管,我们觉得是非常必要的。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基金公司的管控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监管机构在这个时候能够松绑,让我们从一个简单的股票配置管理转变到财富管理,给基金公司提供的空间是非常大的,你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做,但是我们有能力的公司可以去做,这样每家公司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这为我们真正差异化确实提供了很大的空间,为全民财富管理大发展提供政策上的支持。

周慢文:

是,非常同意前面几位嘉宾的意见。首先从市场需求层面来看,在这一块非常大的也是必然要放开的事情,前面郭教授也谈到过,目前中国的经济资产140亿里有120亿是在银行,剩下有20个亿在保险、信托、证券行业。从国外的情况来看,我们一直在跟国外做比较,我们国内是限定在上市的这一块,非上市的这一块都是不能涉及的,在国内上市的这一块大家都知道接近三千家的,整个国民经济的很大一块是在非上市的里面,真正能体现经济增长的这一块除了上市公司以外,非上市也是很重要的一块资产,但是这块我们的投资人是接触不到的,他只能把自己的钱存到银行里。但是本质上我们和银行、证券都是中介,是连接资金短缺者的中介,但是银行是更低风险的,再往上一点是信托,再高端一点是基金、证券。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样放开其实更完善了金融体制市场化的机制,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杜斌:

好,明显感觉到几位英雄所见略同,都认为开放正当时。我个人认为监管层松绑有点像家长教育孩子,过去我们说怕孩子学坏看的紧点,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该放手了,如果在闷在家里这孩子将来可能没有多大出息。现在放开的时代就面临了竞争,过去大家是练武术射击射箭的,现在我们来赛长跑,虽然都是体育出身,但是各个细分行业在和起点方面可能还会有一些差异。今天做客这场论坛的几位都是来自基金行业,跟信托、银行相比各自的优势劣势体现在哪儿?首先有请田总。

田昆: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一个贴画,上面有四个字叫“国泰民安”,这是我们正在发行的一个基金,我不是想做广告,就是想跟大家说,在监管放松的情况下可以发更多支产品的情况下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仔细再想想,一桌子菜,如果是四菜一汤按着顺序吃就可以了,如果是山珍海味的时候真的要好好考虑,要不然一激动就消化不良了。所以要思考一下跟银行、券商相比你的业态有什么优势,然后再考虑一下我们在基金行业里的优势是什么,这是挺重要的一件事。

有一件事是可以做的,我刚才做的全资产配置,有一大块从配置和交易品种的角度讲,这个时期可能只有我们能做的。被动化的交易类的产品还是基金行业的优势。另外一块大的资产配置,比如像黄金、商品,我们在筹备当中,这个可能是基金行业将来要抓的主线。

主持人杜斌:

刚才田总谈到了基金行业的优势。接下来我们听听邱总的看法。

邱国鹭:

现在有很多基金公司在设立子公司,在抢占通道和容量。我们认为从长远来看,真正基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主要是三个:一个是投资盈利能力;一个是风险管控能力;还有一个是产品扶植能力。这三方面,基因行业从1998年到现在经过十四年的历史,过去十年我们看上证指数涨幅基本为零,但是看十年以前的封闭式基金,到现在累计的回报是百分之一两百,这是我们专业在做的事情,任何事情只要专注就能够比别人做的更好,就像在做家电的时候,格力是专注于做空调,美的做了空调、冰箱、洗衣机、小家电,什么都做,但是市值格力要高于美的。基金就是我们通过投资研究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要更专注。

第二个是风险管控能力,南方在这一块保本基金有两百亿,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自己亏了要拿钱给客户,如果赔10%就是赔二十亿,我们公司的整个资产也就二十亿,所以我们对风险的管控会更注重,过去八年我们盈利百分之十几,说明风险管控在我们的基因里面,包括我们的系统,我们针对内控做了六个月的审核,这个是需要长期的投入,包括IT,还有电脑系统是家通过ISO200的金融机构,是数以千万计的资金投入,不是每个行业都去做的。

第三个是产品创新能力,在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产品创新能力更是举足轻重致胜的法宝,基金行业的个创新包括个封闭式基金,我们也是个做T+0的,包括个LOF基金,我们在产品创新和产品布局上。

主要是这三个方面的竞争优势。

殷克胜:

作为财富管理的核心怎么样赚钱,赚钱能力是根本的,没有赚钱能力就没有生存的基础。作为基金公司对这一点的认识始终是非常深刻的,我们始终认识到只有为老百姓赚钱,这个意识是非常强的鞒秩耍褐醒氲缡犹ㄖと恃镀档榔缆墼倍疟笙壬!? 刚刚几位嘉宾也讲了,基金公司以后能做的业务很多,但不是都能做,做一样事情要做专,做股票的做股票,做债券的只做债券,做快餐的肯德基卖到全世界,汉堡包卖到全世界,未来基金公司一定是根据各家在投资领域上的专长创造出自己的优势。

周慢文:

前面几位嘉宾谈的都非常好,台下殷总在讲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想,作为基金公司的优势在哪里?非常碰巧,我总结了四点,其中有三点跟邱总的意见完全相同。

首先是产品创新,所有的业务大家都放开的时候,终是看谁能找准定位,及时开发适应市场的产品,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咱们基金公司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应该说在创新能力这一块接受了市场的磨炼,一开始基金行业就是非常市场化的,但是我们的投资范围很窄,就是限定在上市的股票这一块,所以我们的创新只能是在这一块想办法,从刚开始只能做封闭式基金,到后来我们推出了开放式的产品,开放式出来之后我们再进一步的推一些细分的产品,包括保本的、ETF、ETF链接的,还有中短期债券、理财产品。其实根本的一点是我们怎么为客户更好的赚钱,更好的实现财富管理。第二点是风险控制,这一个非常关键,前面那么一段惨痛的历史,现在放开是不是不合时宜?我觉得不要担心,因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基金公司在风险管控能力方面有很好的经验。中国从银行到证券银行到信托,哪个行业都经历了起伏,1997年开始之后没有出现过大的行业性风险,是非常成熟和透明的。第三个是专业研究的能力。

周慢文:

券商资管1999年出来,当时也是更多的放在了资本市场这一块,逐步在扩大投资范围,大家经历的路其实是相同的,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导致国内资本市场下滑,基金行业的规模从2007年底的三万多亿(公募基金)跌到目前的两万两千亿,跌了差不多七千万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鲜明的对比,信托从2008年底到今年三季度的时候增长到了五点五万亿,每年超过一万亿的增长。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反差?的因素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从2007年以后市场机制变得越来越完善,不可能再像06、07年那样暴涨暴跌了。

主持人杜斌:

刚才几位谈到各自竞争优势的时候都谈到了创新,这是接下来想跟大家着重探讨的话题。关于创新,今天的主题是监管开放下的创新,创新到一定阶段后又面临同质化。举个例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券商开始搞银证合作,那个时候的费用是千分之三,前段时间听说已经到了十万分之三了,大家看到这一块可以做一窝蜂的抢单开始做。接下来我们重点想探讨一下,请几位各自结合各自公司的情况谈一谈如何进行差异化的创新。

田昆:

经济观察报比别的报纸更好看的原因,是因为不仅有丰富详实的信息,它会更多的去思考,思考的更深一些。今天谈到创新,我们大家思考一下为什么要创新,邱总刚才说很多,国泰是国内支基金,明年是15周年,为什么创新?创新完了之后是不是给投资者赚钱?今天在座各位,我们可以做一个小小的民意调查,有多少买基金的,从你买基金到现在资产是赚钱的还是亏钱的?我想说什么事呢,今天很努力的把基金业绩做好并不一定等于投资者一定会赚钱,全世界都存在这样的悖论,现在你不会买,但等涨了四千点、五千点的时候肯定砸进更多的资产,这是通病。所以,我们应该多多思考这个问题,我为什么去创新。其实这两年市场已经走出来了,什么创新呢?固定收益,固定收益更大的不是债券的概念,其实股票型基金也在做性收益,我觉得这个是要强调的。

第二点,创新是为了什么?还是为了让投资者赚钱,而这个赚钱的过程投资者也要参与。投资者怎么参与?刚开始讲到的现在是全民资产配置的阶段,几年前买房子是赚钱的,再早几年买黄金是赚钱的,这两年投资海外是赚钱的。基金做什么事情?你把投资者可以去做的东西配置了,你提供交易和配置型的工具,这是接下来产品驱动阶段要做的,也是我对产品创新的理解。

如果再加一点的话,从国泰本身来讲我觉得创新不单是产品部的事,更是基金经理的事。在国泰有一个机制,不管将来成为研究员还是基金经理或是内亲人员,所有人都要到银行渠道做半年的销售,去感受客户的需求,去尊重客户,知道客户的重要性,我们这个叫“蒲公英计划”,在业内还小有名气。

邱国鹭:

刚才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创新,我们看看国际金融发展史,其实金融创新主要是三个目的:

是规避监管,银行的朋友应该更有体会。

第二个创新的目的是满足客户需求,在很多创新过程中我们化整为零、化长为短,像信托现在有三百万,把它转换成五十万的可以买,它没有流动性,但你可以提供一定的交易平台,比如打一个比方,假设一个养鸡场,你可以整只鸡卖,但是也可以分成鸡胸、鸡翅膀来卖。客观来讲次贷危机就是慢慢化整为零,要切开来看,这个在信托方面这方面的创新点很多,满足不同客户、不同类别的风险跟收益需求。

第三个,创新不受的保护,你先做,后面依然有人过去,你为什么创新呢?创新有先发优势,如果创新做了以后有传承,别人来了之后是排第二或第三的,创新是能够使公司开发出新的收益。

殷克胜:

基金公司核心的目的还是为投资人取得保值增值,这是要务。创新大家都讲的比较多,但我觉得不能为创新而创新,创新的目的是什么?刚刚两位也讲了,创新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发更好的满足客户需要的长期稳定的产品,这是重要的。金融市场是瞬息万变的市场,没有哪一种资产是不变化的,都是在变化的,房地产这几年赚不到钱,但是有几次大的牛市。债券市场也是这样,前年股市和债券双杀,一般认为债券挺稳定的,但是爆发了次贷危机和欧洲的欧债危机,金融市场可投资的范围很广,但是处处面临着风险,对于我们来讲能够把不同类的资产有效的组合在一起创造了符合不同人需要的产品,这是创新的动力。我觉得下一步基金公司重要的是围绕自己的投资管理,就这样一些不同层次的产品开发出市场需要的新鲜的产品出来。

周慢文:

我简单补充两点:一、创新一定要调整自己的定位,依托自己的优势来做,在现在这个市场任何一个机构想把整个市场所有的事情都做完肯定是不现实的,你做你自己擅长的事情,然后把自己的优势分享给客户就够了。二、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创新论坛,在那上面有一个观点,要创新的话并不一定制造像苹果公司的iPhone4才叫创新,只要对现有的产品稍微做调整,改变投资人的费用,那就有存在的价值,所以创新要注重细节。谢谢!

再生塑料行业显现新格局 转型突围方向明显
电气设备的防爆概念
湿热交变试验箱的加湿方法

猜你喜欢